所在位置:首页 > > 正文
二十四年,两个家庭的纠葛庭前化解!这就是调解的力量
新闻来源:云县人民法院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9   发布人:李晓翔

在信任的法官面前,原告李某卸下咄咄逼人的伪装,愿意吐露心声:“当年那个没良心的老倌一句话都没留下撇下我们孤儿寡母走了,我一个女人没有文化,不懂法,什么也不敢多想,我只忙着想怎么把我这几个儿女拉扯大,最苦的时候我想跟他爹走了算了,但是又想,几个娃已经没有爹了,不能再没有妈,出去被人家欺负…这么多年了,孩子也都能自食其力了,但是我心里有个疙瘩,就一直想着那么个大活人就没了,我连一句道歉的话,关心的话都没听到过,对方的面也没见过甚至叫什么都不知道…我一个女人家熬过来真的不容易…这些话也从来不敢跟孩子讲,苦不动累不动了夜里捂着被子哭几声不敢让孩子听见,我要是不坚强孩子会跟我一样害怕的…”

听了李某的话被告张某声泪俱下,“大姐,我们都挺不容易的,我也是一夜间家里没了顶梁柱,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,前几年儿子也没了,母女两人相依为命…他爹走的时候就给家里留下两间破瓦房,现在也没翻修过,已经给认定为危房了,我身体也不好,生活来源就靠政府救济给的低保…这边的事,我信任帮忙处理的亲戚,也确实就没再过问过,给您的家庭造成的伤害,我只能现在给您补一声对不起了,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”

法庭调解室的一幕让在场者都被当事人的情绪感染,都为这两个独身母亲的遭遇动容

1995年,大理籍张姓驾驶员驾驶的车辆驶离公路,导致王姓乘车人及司机本人当场死亡。事故经交警认定,张姓驾驶员负事故全部责任。事故发生后张姓驾驶员家中亲属代为出面,经交警部门主持双方调解无果。二十四年间,两家人再无交集。

顶梁柱轰然倒下,两个家庭都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中,妻子中年丧偶,孩子少年丧父,忙于生计加之法律意识淡薄,他们没有选择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。

车祸成了张家人闭口不提的噩梦,也成了王家人心中无法触碰也无法消解的郁结,这么多年也未收到来自张家人的任何关怀,多年寻找一直杳无音讯,曾有几次到法院起诉,均以没有明确的被告而不能被受理,直到今年3月,多方辗转查实了被告方的身份信息,王家遗孀和三个子女一纸诉状将张家遗孀及其女儿告上法庭,想以此做个了结。

根据法律规定,时隔二十四年才主张权利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,丧失了胜讼权。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,法庭充分听取了双方意见后,本着充分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原则,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,决定主持双方进行调解。

承办法官也在庭前详细了解原被告双方的家庭情况,被告张家长子也在其夫车祸后去世,女儿已成家,现今靠低保维持生活,实在无力承担原告主张的26万余元的赔偿款,通过人道主义和事实现状多方综合考量,将法理、事实情理向双方当事人摆明,讲清其中的利益纠葛,原告家庭也表示能理解被告的处境,愿意原谅她们。被告母女当庭将仅有的3000现金拿出,其亲友也主动借予2000元,满载歉意、诚意的5000元现金被交到王家遗孀手中,一个深鞠躬一句对不起,两家人在法庭上情难自抑,歉意的泪水、委屈的泪水、释怀的泪水、激动的泪水都在今天一齐交汇…

二十四年,心头大石终于落地,多年牵绊得以斩断,两双已布满皱纹的手这一握,泯了恩怨解了心结得了宽慰,两个家庭的纠葛终于尘埃落定。法庭的此次调解也达到了案结事了人和的效果,为案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考虑到被告实际情况,法院依被告申请同意为其免除诉讼费。

在法庭中温情的并非仅这一幕,基层法院民商事审判法官会接触到很多此类难厘清的案件,法官引导法庭、驾驭法庭,不仅做法律权威的代言人也兼顾情理,做当事人的“知心人”,晰法理也知冷暖,最大化的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不但使案件了结,更使双方当事人胜败皆服,也承担起普法重任,为云县社会经济的平稳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。

CopyRight(c)www.lcfyw.gov.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:滇ICP备11002393号-1
版权所有: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。
联系电话:0883-2142614    地址 :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    
     技术支持:临沧东腾科技有限公司
 
友情
链接